穗城泠雨

本命cp喻黄喻不拆
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形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 穗城泠雨 | Powered by LOFTER

柳非/小公主

七月流氓:

柳非是个怎么样的姑娘呢。


从小到大都是爹娘手里的掌上明珠,也没受过多少风雨摧折,世界也对她格外温柔偏爱,什么童年阴影校园暴力都离她远远的,烦恼最多的就是脸上长痘痘了不好看了怎么办,她不去暗恋谁,也不去明恋谁,没啥心眼坦坦荡荡就活到这么大了,那情窦初开也是有的,但是大多也就在跟那些男孩子们打打闹闹的时候抛之脑后了。
她脾气直,也没什么坏心眼,她捂着嘴刺你几句,其实她心里也不是故意去笑话你,那你要说问她为什么说这些可能她自己也没办法回答,“想说……就说了啊,不行吗?”



你还真没办法反驳她,柳非大小姐在读懂空气这一方面是真没那个天赋,那些暗流涌动啊阴谋阳谋用在她身上,她不仅浑然不觉还要奇怪地瞥一眼,嘴里嘀咕着你们这些人真奇怪。抖擞下身子就像抖虱子似的把那些抛在身后了。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渐渐长大了看了那么多宫斗戏职场剧,木头人也会懂点人情世故了,明白有时候就算嫌弃别人也不能当着别人面说。但是她还是笨拙地不懂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那舌灿莲花的人更是她仰慕的对象了。


怎么就那么厉害呢,能把人的心思摸透,总能在最适合的时候说出最适合的话来。


唉做人真麻烦,柳非有时候会羡慕天生飞的鸟儿,不是羡慕它有翅膀,只是因为它每天就只筑巢觅食,哪用纠结这么些复杂的事情啊。


人活着为什么要这么累啊。柳非有时候会想,但是仔细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累的。读书啊没那个脑子,游戏方面有些天赋,反正就是十来岁的时候,小姑娘玩街机就能把一群小伙子赢到哭,那时候她还挺沾沾自喜,读书我没有你们厉害,但是玩游戏你们就不是我对手了吧。然后初中毕业了就跟爸妈说想去微草青训营试试,那时候荣耀也有些普及度了,父母也疼她,除了有些担心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在训练营里被欺负之外也没什么阻拦的了,比起袁柏清当年老爸跑到训练营来要人大闹一场那种盛况是好太多了。


但是进了训练营才知道其实自己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了,十六岁出道的柳非是微草里年纪最小的,大家也都护着她有时候她说了什么话不会怎么责怪她,同龄人当然会有人排挤她了,但是后来她顺顺当当签了约,也跟那些灰溜溜离开训练营的人没什么交流了,而在微草战队里,她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队长真厉害啊,方神也是,邓副也是,李济前辈也厉害,就连今年刚刚进训练营的那个剑客那个治疗那个战斗法师他们都好厉害。


大家这么厉害,就显得她不厉害了。
她有时候也挺烦躁的,就喜欢跑到训练营去走走,看着那些还在为签约挣扎的孩子她就感觉自己还是幸运的。诶这样是不是有的拿别人的痛苦娱乐自己的感觉,虽然也知道这样不太好啦,但是心里因此有点安慰这是真的。唉真是矛盾啊。


青春期的女孩子就喜欢想七想八,总有数不清的小心思,即使是柳非也不例外。自己想起来的时候总是决定要多看少说话,当个可爱的淑女,但是事情临头了那嘴巴就控制不住,唉唉唉,真的是烦恼啊。


这些小心思跟谁说啊,微草也就柳非一个姑娘,跟队长说,柳非肯定是不敢的,微草所有人除了方神邓副都挺怵队长的,再说了队长那么累了哪里还有心思来开导她啊,其实就是胆怂的柳非就这样找借口。跟她关系好的肖云周烨柏那更是指望不上了,要是说了出来他们指不定还要笑话她。至于其他人啊,又没有那么熟,突然去找他们会不会感觉她很奇怪啊。


啊啊啊真的好烦啊。
柳非把头发挠得一团糟。躺在床上眨巴了几下眼睛,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慌慌忙忙地扎辫子,漱洗,披上队服就往训练室赶,幸亏赶在队长之前到了,呼呼,等等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忘了点什么?哎呀队长要来了,训练训练,不管了。


柳非啊也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姑娘,甚至有时候表现得还挺招人讨厌的,但是等你瞅着她对你笑起来,那没心没肺的傻样你又讨厌不起来。


唉这样一个柳非啊。
真让人又爱又恨。


但你爱她啊你恨她啊她在乎吗?
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柳非啊还是那个柳非哩。

评论
热度 ( 267 )